善思惟

一天,某位信徒到寺院拜訪一位年輕的住持。

兩人交談時,住持對身旁的老和尚說:「去,倒杯茶來請客人喝。」一會兒,住持又招手說:「再去切一盤水果。」老和尚一一遵從年輕住持的指使。信徒心想,這個年輕的住持法師,怎麼可以對老和尚如此不恭敬,使喚他倒茶、切水果,實在是沒有道理。

不 久,住持對老和尚說:「我現在有事要出門,你就帶這位信徒到齋堂用飯。」住持走了以後,信徒按捺不住心中的不滿,向老和尚問道:「這個住持是你的什麼 人?」老和尚回答:「他是我的徒弟。」信徒聽了更加生氣:「他既然是你的弟子,怎麼可以對你講話這麼沒有禮貌?還叫你去倒茶、切水果。」

老和尚聽了哈哈大笑:「噢!你錯怪他了。我的徒弟對我很恭敬,對我很照顧。你看他只叫我去倒茶,沒讓我去燒水;只叫我切水果,並沒有要我種水果。我的徒弟處處體諒我年老沒有氣力,沒有要我負擔太多的工作。」信徒聽完老和尚的一番話,了解凡事應善思惟。

假 如我們在生活當中,能像老和尚一樣善思惟,擁有開闊的胸襟,在人我之間,不在許多事相上計較,一定要對方恭敬順從,換一個角度,用慈悲的心去關懷幫助別 人,彼此就能水乳交融,如《華嚴經‧淨行品》中說:「若諸菩薩善用其心,則獲一切勝妙功德。」生活中沒有羅剎的嫉妒爭奪、餓鬼的貪染執著、地獄的無明瞋 恚,便能成就清淨光明的心靈淨土。

虔誠的信解 Earnest Faith

在《法句譬喻經》中有一則關於篤信的教化。

佛陀在世時,舍衛城的東南邊有一條大河,河水既深又廣。沿岸住著五百多戶人家,他們皆是以捕魚為業,因為從未聽聞過清淨的佛法,所以慣行貪婪自私的行為,並具有欺瞞不實的頑劣惡習。

有一天,佛陀觀察這些眾生,得度的因緣已經成熟,便走到河邊的一棵大樹下禪坐。當村民見到佛身散發光明奇特的祥和,讓每人都感到非常驚奇,並予以讚歎,於是一一都來向佛陀問訊禮拜。

慈悲的佛陀讓他們也在樹下坐下,並為他們開示五戒十善的法義。然而這些人因長久以來習慣欺騙別人、不相信真理,所以內心無法生起真誠的信心。此時,世尊便以神通變化出另一個人,從河的對岸,裸足踏水而來,走到佛前稽首禮拜。

眾人見到這樣的事,都感到非常驚訝,於是問化人說:「我們長年居住在此,從未見聞過有人能履水如地,你究竟是何許人?有何法術能令你走在水上,而不沉沒呢?」

化人回答說:「我是住在這條河南邊,由於知道自己愚鈍,又聽說佛陀在這裡說法,就渴望渡河前來聞法。可是河水滔滔,根本不能過來,便先請問了岸邊的 人,此河水深嗎?他們告訴我:『這水很淺,只淹到腳踝,可以涉水而過。』我只是因為相信他們所言,心中便無所恐懼地從對岸走過來,並非有什麼特別的法 術。」

這時佛陀便讚歎化人說:「善哉!善哉!憑著對真理虔誠的信解,即可超越生死的深淵;那麼走過數里寬的河面,又何足為奇呢?」

於是世尊又繼續為大家宣說信心的種種功德利益,村民們聞佛所說,又見證了信心的功德,此時心開意解,發起堅固的信心,便都求受了五戒,一心奉行佛法,成為清淨的居士。

In the Dharmapada Sutra, there is a story about earnest faith.

At the time of the Buddha, there was once a big river southeast of the city Sravasti. Its waters were deep and wide. More than five hundred families lived along its banks as fishermen. They have not yet heard about the qualities of the Path or the way of salvation from the worldly. Their manners were violent, and were busy cheating each other. They coveted gain, and were licentious, rash, and extremely willful. The World-honored One constantly thought he should go there to save those among them who should be saved. He knew that these families should be saved by their merits. Thereupon the World-honored One went to the riverbank and sat down under a tree. When the villagers saw the Buddha’s bright appearance, they found it extraordinary, and there was none who was not impressed. They all went to pay their respects. Some saluted and some bowed, asking how he was.

The Buddha told them to sit down, and he expounded the Doctrine of the scriptural text. The crowd heard it, but they did not believe in it because they were used to fraud and were skeptical of any true words. The Buddha then magically caused someone to appear, coming from the south of the river. Walking on the water, just wet to his ankles, he came to the Buddha. He prostrated and greeted the Buddha.

When the crowd saw this, there was none who was not astonished. They asked the transformed person: “From the time of our ancestors we have lived on these shores, yet we have never seen anyone walking on the water. Who are you, sir? What kind of magic do you have that you are able to tread on water and not drown? Please explain it to us.”

The transformed person answered: “ I am a foolish person from south of the river. When I heard that the Buddha was here, I wanted to enjoy the virtues of the Path, but when I arrived at the southern shore, I could not cross in time. I asked someone on the shore whether the water was deep or shallow. He said: ‘The water may reach up to your ankles. Why do you not wade across?’ I trusted his words and just crossed over like that. There is nothing strange or miraculous about it.”

The Buddha then said in praise: “Excellent! Excellent! If you have faith, you may truly cross the abyss of birth and death. Why be astonished about walking across a river that is a few kilometers wide?”

The Buddha continued to explain other merits of faith and its benefits. When the villagers heard the Buddha’s exposition, their faith was realized. Their minds opened up and their faith was firm. They all received the five precepts and become people of pure faith.

迴向的意義

迴向,梵語parinama,是迴轉趣向的意思。在《大乘義章》中云:「言迴向者,迴己善法,有所趣向,故名迴向。」鳩摩羅什大師也曾在《注維摩詰經》中說:「迴善向佛道,故言迴向。」因此,「迴向」可以說是將自己所修的一切善根功德「迴」轉令其趣「向」佛道。

菩薩常迴向三處,以成就佛道及佛之三德。

1、 菩提迴向-以大智上求佛道。

菩薩發心成就佛道,樂修一切善行,並將所修之一切功德,皆悉迴向無上菩提,成就佛之智德(智慧)。

2、 眾生迴向-以大悲下化眾生。

菩薩深念一切眾生苦,為救護一切輪迴的眾生,將自己所成就的功德,盡迴施一切眾生,令其離苦得樂,成就佛之恩德(慈悲)。

3、 實際迴向-離眾生及菩提二相。

《大般若經》云:「是菩薩摩訶薩既如實知一切法皆無所有,以隨喜俱行福業事迴向無上正等菩提,是名無顛倒隨喜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意思是說,菩薩既已了知一切萬物皆無所有,無有真實體性,他能以隨喜心將所成就的福業,迴向佛道,這就稱為正迴向。

在南梁普通元年(520年),禪宗二十八祖菩提達摩尊者,泛海來華。

武帝見到達摩祖師後問道:「朕即位以來,造寺、寫經、度僧不可勝數,有何功德?」

祖師答道:「並無功德。」

武帝驚問:「何以並無功德?」

祖師道:「此是人天的小果,有漏之因,雖有非實。」

武帝又問:「如何是真實功德?」

祖師道:「淨智妙圓,體自空寂,如是功德,不於世求。」

武帝再問道:「何為聖諦第一義?」

祖師道:「廓然無聖!」

祖師的回答是要截斷梁武帝在法相上的分別。

但梁武帝錯會祖師意,對於「廓然無聖」卻作了人我的見解,所以他又再問:「面對朕者是誰?」

尊者道:「不識!」

由於梁武帝不悟玄旨,不知落處,所以他們彼此說話不投機,達摩尊者便離開江南,一葦渡江至魏,直至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時人號為壁觀婆羅門。

從這個典故,我們可以知道像梁武帝這樣虔誠的佛教徒,尚且不能了悟何謂「正迴向」。他在每一項自己所成就的功德及世間的事相上,心中都有強烈的分別與執著,無法真正的斷除煩惱,得到解脫自在。

所以學佛者應當精進用功,對於佛所教導的正確法義,要如理思維,如法修持。心中無相的染著,放下一切妄想分別,以無所得心,修學一切善法,如是方能與佛法相應,趣向究竟圓滿的涅槃。

懺悔功德──於真理面前,我們必需學習謙恭

佛說法圖 Buddha giving a teaching

一切的不善法,都是從一念而結成業種,所以《五十校計經》云:「從最下劣造作無間罪業者,乃至往上至等覺菩薩,都必須要求哀懺悔。」

過去有外道兄弟四人,已修煉到具有五種神通。由於有神通,自知他們再過七日即將命終,於是就互相討論,應如何以神通躲過無常鬼的索命。

其中一人說:「我潛入大海,上不露出頭,下不至底,處在其中,無常鬼就抓不到我了。」

另一人說:「我以神通凌空而去,隱身於虛空中,這樣無常鬼也抓不到我了。」

第三人說:「我鑽入須彌山中,然後將巖壁復合,不露出任何痕跡,那無常鬼就抓不到我了。」

最後一人說:「我將藏匿在人群密集的鬧市之中,無常鬼只要抓到一人,又何必找我呢?」

他們商討完畢後,就向國王告假,於是各自離去。當第七日來臨時,這四個人一個個都死了,如同果熟落地一樣。其中一個外道被巡邏官發現猝死在市區。

這時國王知道消息,就警覺到這四人可能都遇難了,於是前往佛所,請佛開示。

佛告訴國王說:「人有四件事,不可得超越。哪四件呢?

一者、在中陰時,不得不受生。

二者、已出生者,不得不老邁。

三者、已經年老,不得不生病。

四者、已患重病,不得不死亡。」

於是佛以偈開示:

「非空非海中,非入山石間,

無有地方所,脫之不受死。」

沒有任何地方,可以擺脫業而不受報,唯有懺悔力,才能令得消除。

學會承擔

學習承擔

有間廟宇,被蓋在一座大湖中央,大湖一望無際,廟中供
奉著傳說中菩薩戴過的佛珠鍊子,廟裡只有一艘小舟
供和尚出外補給用,外人無路接近,把佛珠
鍊子放在湖中廟,顯現佛珠鍊子的珍貴與安全。

廟裡,住著一位老師父,帶著另外幾位年紀較輕的和尚修行,和尚們都期望能在這個山
清水秀的靈境中,加上菩薩鍊子的
庇佑下,早日修道完成。這幾位和尚潛心修
練,直到有一天
老師父召集他們說:「菩薩鍊子不見了!」

和尚們都不敢置信,因為廟中唯一的
門二十四小時都會由這
幾位和尚輪流看守, 外人根本進不來,佛珠鍊子不可能不見,和尚們議論紛紛,因為他們都從和尚變成嫌犯。

老師父安
慰這群和尚,說他並不在意這件事情,只要拿的人
能夠承認犯錯,然後好好珍惜這串佛
珠鍊子,老師父願意將
鍊子送給喜歡的人。所以老師父給他們七天靜思。

第一天沒有人承認,第二天也沒有,
但是原來互敬共處的和
尚們,因為多了猜疑, 彼此間已不再交談,令人窒息的氣氛一直持續到第七天,還是沒有人站出來。

老師父見沒有人承認便說:「很高興
各位都認為自己是清白的,表示你們的定力已夠,佛珠鍊子不曾誘惑得了你,明天
早上你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修行可以告一 段
落了。」

隔天早上,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和
尚們一大早就背著行囊,準備搭舟離開,只剩一個雙眼失明的瞎和尚依然在菩薩面前
唸經,眾和尚心中鬆了一口氣,因為終於有人承認拿了鍊子,讓冤情大白。老師父一一向無辜的和尚道別後,轉身詢問瞎和尚: 「你為什麼不離開?鍊子是你拿的
嗎?」

瞎和尚回答:「佛珠掉了,佛心還在,我為修養佛心而來!」

「既然沒拿,為何留下來承擔所有的懷疑,讓別人誤會是你
的?」師父問到。

瞎和尚回答:「過去七天中,懷疑很傷人心,自己的心,還有別人的心,需要有人先承擔才能化解懷疑。」

老師父從袈裟中拿出傳說中的佛珠鍊子,戴在瞎和尚的頸子上:「鍊子還在,只有你學會了承擔!」

皈依問答篇

皈依問答篇

慧光法師撰

皈依三寶是學佛入門的根本,所謂「皈依」就是「皈」向「依」靠的意思。在茫茫無際的生死大海中,眾生不斷地因所串習的煩惱及業的推動,無助地沉淪於六道中受苦,正所謂:「命如風中燈,不知滅時節」,不時備受無常逼迫及無明染著所產生的憂悲苦惱。唯有尊聖清淨的佛、法、僧三寶,能於苦海恐怖中救渡一切有情,使令超越三界苦輪,成就自在解脫。所以初學佛者,應當皈向依靠尊聖三寶,祈請三寶護念加持。因此,皈依亦含有救濟和救護的意義。

眾生於千生輪迴中,罕遇尊聖三寶,可說是萬劫難逢。皈依者福增無量,禮念者罪滅河沙,有如靈丹妙藥一般,能療百病以蠲除,若以懇切至誠心皈依者,則能無求而不應。所以古德教誡云:「冥冥大夜中,三寶為燈燭;滔滔苦海內,三寶作舟航;焰焰火宅中,三寶為雨澤!」

由此,希心仰望皈依者,應當尋求出離世間之正因,發大菩提心,一心精勤,如法修道,定能成就超脫凡俗之聖果!三寶的功德,實難盡讚揚,直至證菩提,至心求皈依。

諸佛正法聖僧眾 直至菩提我皈依

以我布施等功德 為利眾生願成佛

自皈依佛 當願眾生 體解大道 發無上心

自皈依法 當願眾生 深入經藏 智慧如海

自皈依僧 當願眾生 統理大眾 一切無礙

和南聖眾

 

問:有皈依與沒有皈依有差別嗎?

答:是有差別的。就像要去一間學校念書必須要先註冊一樣,如果沒有正式皈依三寶,只能說是一個對佛教尊重的人;而正式皈依之後,就是一個正式的佛教徒了!

 

問:想要皈依有什麼樣的條件嗎?

答:皈依其實是對於自己選擇佛教,作為信仰及學習肯定的誓願。肯定圓滿的佛,是自己生命的導師;佛所體證及所說的法,是能讓自己得到解脫及清涼的方法;和合的僧團,是自己在修道旅途上的友伴,肯定這三件事情,就可以參加皈依了。

 

問:皈依後一定要吃素嗎?

答:佛法的根本精神是慈悲,要愛護一切的眾生,所以是鼓勵吃素的,但皈依並沒有嚴格要求一定要吃素不可,吃素是一種飲食習慣,可以循序漸進的學習。

 

問:沒有皈依可以受五戒、菩薩戒嗎?

答:不可以。因為一切在家戒或出家戒,都必須是建立在皈依的基礎上,才有辦法得戒,所以皈依是很重要的。

 

問:皈依佛的意義是什麼?

答:皈依佛 ─ 以佛為導師。

一個學佛的人如果想要在生命或心靈層次作學習的話,那麼佛就是我們的老師!要完成人生的目標,成就自在與快樂,以世間追求快樂的方法,也就是讓身心自在的方法,是不能究竟的,因為世間法有它不圓滿的地方;所以我們另求學習,也就是學佛。佛陀是我們的示範,他本身是一個解脫的聖者,所以他可以作為我們的導師,教導我們如何得到自在與快樂。

 

問:皈依法的意義是什麼?

答:皈依法─以法作生命的引導。

佛所體悟到的真理和教法,是我們皈依的內容,這就是皈依法。皈依法是要皈依什麼呢?是要皈依生命的實相。實相是我們生命最終極的依靠,但是我們現在還不知道那個實相是什麼,所以我們應循著佛陀的教法,去把這個實相找出來,體證出來。所以佛是我們的老師,法是生命的引導。

當我遇到生命困頓、苦或煩惱的時候,應該以法作引導,因為世間法有它不圓滿、不究竟的地方,不能夠終極地去除我們的問題和煩惱,得了又失,一直停留在這個層次。每個人對生命的體會,有深淺的不同。有些唯有面對苦難時,會想要超越。但也有些人,面對一再重覆的短暫快樂,也會想要有所超脫。甚至到最後,已經不是在境界上的苦樂問題,而是針對生命本身─存在本身就是苦,因為它是痛苦和快樂的根,而苦與樂已經是枝末了。

我們每個人都在做生命的旅行,引渡一個人來學佛,主要是因為他對「生命」這個課題有所好奇,想知道「生命」為何?而能給他一點幫助、引導和啟示。因為生命如同一個旅程,在每一個當下,你都有可能面對不同的境界、特別的境界,怎麼去認識境界?怎麼認識自己?怎樣跟境界互動?用什麼態度,才能在這當中得到自在?而不是遇到每一個境界,都變成一種苦,這就是佛陀要教導我們的。

 

問:皈依僧的意義是什麼?

答:皈依僧和合的修道團體 。

僧指的是同學、伴侶,一個和合的修道團體。

我們在生命的旅途上是孤獨的,因為每一個人都是獨特、個別的生命。一個孤獨的旅人,他在這個世間所體會到的所有酸甜苦辣,都是他自己要去面對的,並沒有一個人可以真正體會到他內心世界的這些感受。

我們一直都是孤獨的,這是實相,所以經云:「世間之法,豈復有伴?」但如何活出或創造出孤獨的藝術、孤獨的智慧,這是不簡單的。因為人不容易活出孤獨的智慧,或學習到孤獨的智慧,所以他需要有同學伴侶,來協助他做這樣的學習。

很多生命的課題,都需要單獨地去面對,但是我們卻不容易有這樣的能力,所以需要有同學伴侶來鼓勵、加油。雖然在心靈層次,沒有人可以跟他共同去面對和體會,內心的酸甜苦辣,但是當他走入佛門時,他就擁有在生命旅程上,有同樣體驗、同樣學習的人,作為同參道友。一個人在生命這條路上,快走不下去的時候,僧就顯得很重要了,因為同伴們會拉他一把,帶著他走一段路。

僧不是專指一個出家人,僧是一個修道團體、和合僧眾,一群共同學佛、共同理念的人,共同生命理想的團體。

 

問:皈依後一定要受五戒嗎?

答:在佛陀時代,三皈依之後,馬上就受五戒,三皈五戒是同時受的。現代為了方便大家的學習,所以三皈五戒是分開受的。但如按照佛法,應該是要一起受的,因為三皈依是一種宣誓或誓願,如果只有宣誓,而在生活上沒有實踐,那就失去了皈依的意義了。所以要受過五戒之後,才是真正的優婆塞、優婆夷,所謂近事男、近事女,也就是此行者已逐漸地靠近聖道、靠近涅槃了。五戒有五戒優婆塞、優婆夷,而菩薩戒有菩薩戒優婆塞、優婆夷。

 

問:皈依後應該如何用功?

答:皈依後應當經常到寺院,親近善知識請問佛法,經由善知識給我們開示佛法,才不易偏離正法。聽聞教法後,要時時思惟法義,通達法的道理,並且於身心與境界上,觀照法的真實情況。最後,應時時憶念三寶的功德,並祈請三寶護念加持,使自己所學習的法,能精進地實踐於生活當中,慢慢的煩惱就會降伏,善根增長,智慧清明。

道的開始

《入菩薩行論‧靜慮品》

BodhisattvacaryavataraMeditation

貪著自身故,小怖亦生畏。於此生懼身,誰不似敵瞋?

If even at a small danger,

fear arises on account of great attachment to one’s body,

why would one not abhor that body

like a terrifying enemy?

 

白話:

因為貪著自己的身體,再小的恐怖也會生起畏懼。對於這會生起懼怕煩惱的身體,誰不把它當成敵人一樣瞋恨呢?

 

一個學佛人如果不把自己的身體及煩惱,看成怨敵的話,那麼再殊勝的佛法或具德的善知識,也無法引導我們成就清淨的解脫利益。當自己真正認識執著身體及煩惱,是使自己一直輪迴於苦的原因的時候,這時外在的一切因緣才可成為自己修學聖道的助緣。

 

When we cultivates the Dharma and do not see our body and defilements as an enemy, even encountering the most auspicious Dharma or Masters with great virtues, will not be able to give us any guidance that will lead to pure liberation. Only when we truly see that our attachment to the body and defilements are the reason that we are still in the cyclic samsara, then all the external conditions will facilitate our cultivation of the Noble Path.